精英团队

投资部

金鹰基金权益投资部总经理韩广哲: 投资龙头公司更能获超额收益 行稳致远需做好四点

  金鹰基金权益投资部总经理韩广哲: 投资龙头公司更能获超额收益 行稳致远需做好四点始终坚持在中长期产业趋势里找投资机会,着重关注已经形成领先优势的龙头企业,在过去三年,金鹰基金权益投研总监、权益投资部总经理、基金经理韩广哲重点关注了新能源龙头。截至6月30日,他管理的基金规模近百亿元。

  今年以来,新能源赛道波动加剧,背后有哪些原因?新能源内部分化背后有何逻辑?站在当下,还有哪些细分方向值得关注?近日韩广哲接受了证券时报记者的采访,并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

  证券时报记者:您一直践行价值投资与科学投资,能否展开谈一下这种投资理念?

  韩广哲:从投资理念来看,我是在中长期产业趋势里找机会,符合趋势的行业本身增速够快,发展空间够大,还能带动其他产业共同发展,在未来经济结构中的占比也能够不断提升,比如新能源、军工等。而在投资的过程当中,我会更多关注龙头公司,我认为市占率高、管理层优秀、产品技术竞争力强、成本管控能力好的公司,相对行业平均水平可能会有阿尔法收益。

  韩广哲:基金收益更多是来自于选对了行业,获得了快速成长的行业平均增速,进而找到那些优秀的公司,获得超越行业平均水平的阿尔法。这样积累下来,复利的力量就会比较强。

  证券时报记者:除必要的基本面研究外,您认为基金经理在管理产品时还需要做好哪些事情?

  一是管理情绪。就像今年3、4月份,市场跌到比较低的位置时,如果那时候去恐慌,失去理智,大概率是把握不到底部更好的布局机会。*终来看,找到好的行业去坚持,去做优化,这才是对的事情。

  二是逆向思考。通过分析我过去三年管理的金鹰改革红利基金近万条的交易数据发现,持有人交易多数发生在市场比较热,甚至是阶段性表现*好的时候。所以有的时候需要逆向思考,基金经理也是,更多时候收益可能都是来自于底部的坚持。

  三是长期实践。如果只是坚持一种方法论,很难在市场比较快乐地活下去,因为每一年的经济环境、行业发展、政策等都会有变化。那么就需要保持一个开放的体系,包容的心态,当出现这些变化的时候,去把它未来可能出现的演化和路径研究清楚。

  四是风险管理。我过去管理的产品因为持仓比较集中,行业也是*近几年比较好的成长板块,市场调整时波动可能也会相对大一些。未来在新产品的布局中,会在波动的控制、回撤的控制做一些新的尝试,比如会去做行业的多元化和均衡化,避免行业过于集中,导致产品波动过大。

  证券时报记者:在您看来,新能源属于长期优质赛道,定期报告显示您管理的基金产品也一直重仓新能源,而近两年,重仓新能源的基金表现却出现很大差异,这背后是什么原因呢?

  韩广哲:新能源是目前来看长期确定性较强的成长赛道,但股票投资本身是比较复杂的,而且在新能源行业内部,每一年都有比较大的变化,比如去年涨的是紧缺逻辑,比如碳酸锂。新能源汽车行情,去年是供求关系主导之下的材料和制造环节比较好,而整车新的适应周期还没有完全启动。而动力电池在材料价格快速上涨的情况之下,盈利能力是有压力的。

  到了今年,这个逻辑发生了一点变化,甚至在有些环节已经逆转了。比如说去年疯涨的材料引起了很多其他行业,或者本行业公司的大幅扩张。新增的供给不断出现之后,就出现价格回落,有些环节回落幅度还很大。这些材料里除了像碳酸锂现在价格还处在高位,其他都已经降了很多。而对于电池企业,它的盈利能力相对去年来说则有非常好的恢复。

  韩广哲:主要是光伏、新能源汽车和风电的一些细分领域。具体来看,光伏领域从去年上半年到现在,硅料一直是光伏产业链更快发展的短板,随着今年8月到明年上半年更多产能出来,硅料的紧缺问题可能会慢慢好转,价格回落进而带动整个产业链价格更合理一些,装机的需求可能也会由此被激发。往后面看,这个行业的重点方向可能是组件和逆变器环节。

  新能源汽车领域会更多去关注行业格局好的细分环节,像动力电池、结构件、隔膜,还包括价格短期调整非常充分的电解液、正极等环节。

  风电领域找优质公司的思路是海外出口占比较高的方向。格局好的环节是塔筒和海缆,因为今年风电招标是超预期的,大宗商品在二季度以来又不断回落,所以今年可能更多反映的是情绪,风电装机在明年可能才会有收入。

  韩广哲:今后来看,美国经济有可能从比较热向衰退的方向去演化,而中国经济大概率是企稳向上复苏的阶段。中美的经济周期以及政策趋向是不同步的,在这样的宏观环境下,可能不太会出现大级别的上涨或者下跌,市场更多可能是结构性的机会。所以结构性机会要去找那些外需不仅不受影响,可能还有拉动的方向。从国内来看,行业自身发展增速很快、景气度有保障的方向,是值得重点关注的投资方向。

  韩广哲:主要是军工、半导体、疫后消费复苏等。军工方面,“十四五”期间军工行业发展的规模、增速都是确定性比较高的。

  半导体方面,全球半导体周期从去年到现在其实是不断向下走的,而底部可能会在明年上半年。在这样的大周期下,中国的企业可能也会受到影响。半导体行业需要技术积累,需要去迭代,所以我们长期关注并在国产替代的行业里找机会,相信会有一些优秀公司脱颖而出并变大变强。

  疫后消费方面,2020年以来,疫情影响了很多消费场景,有些行业甚至面临着很大的困局,比如说免税、出行、旅游、航空等。这样的疫情影响只是短暂压抑了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消费习惯。比如说航空,过去两年航空都是亏的。但从2019年到现在,航空票价、重点航线价格是每年都在持续上涨的。如果疫情有改善,那对于航空公司而言,人们出行增加,量的弹性是非常大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疫后复苏不仅看消费,也会看非常困难的一些行业的反转机会。